当没有什么可聊的,就聊天气。当没有什么可写的,也就写写天气吧。

今天下班的时候下雨了,我穿着一件防水的外套以很慢的速度慢慢走回家,感觉还不错。

昨天从火车上下来,正是中午 12 点左右。但是出了站,完全不觉得是中午,因为天气阴沉沉,气温适宜,倒是有点像是黄昏那会。

这种什么也不会写的状态,让我开始想,到底是什么时候失去了写作的能力。结果似乎很简单,自从高考之后,就没写过东西了,而高考之前,所谓的写作都是应试的作文。呃……

现在外面还在下着雨,是个睡觉的好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