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局外人》,靠着要写读书笔记的目的,硬着头皮看完,还是没有理解它的经典地位。最终只是记下了一点有意思的句子。而且没有太多感想,没看懂。所以这个读书笔记只能作为下一次对这本书重新做读书笔记时的一个对比。

这是一本法国的小说,在英国的译名是 The Outsider,在美国的译名是 The Stranger,而除了《局外人》,它还有另外一个中文译名《异乡人》。

我刚才合眼打盹儿,现在更觉得屋子里白得发惨。

“白得发惨”这个形容,很有趣。

在他们的脸上,使我大为惊奇的一个特点是:不见眼睛,但见一大堆皱纹之中有那么一点昏浊的亮光。

又是一个有趣的描述。

太阳高悬,阳光普照,其热度迅速上升,威力直逼大地。 … 我环顾周围的田野,一排排柏树延伸到天边的山岭上,田野的颜色红绿相间,房屋稀疏零散,却也错落有致,见到如此景象,我对妈妈有了理解。在这片景色中,傍晚时分那该是一个令人感伤的时刻。而在今天,滥施淫威的太阳,把这片土地烤得直颤动,使它变得严酷无情,叫人无法忍受。

最近我这的太阳也在“滥施淫威”。

他又激动又难过,大颗大颗的眼泪流在脸颊上。但由于脸上皱纹密布,眼泪竟流不动,时而扩散,时而汇聚,在那张哀伤变形的脸上铺陈为一片水光。

跟前面写眼睛一样,很形象,真实的细节。

到了街上,由于我感到疲倦,也由于在屋里时没有打开百叶窗,到了街上,光天化日之下强烈的阳光,照在我脸上,就像打了我一个耳光。

又来了,天热。

我已经没有时间去看了,因为庭长用一种奇怪的方式向我宣布,将要以法兰西人民的名义,在一个广场上将我斩首示众。 … 庭长问我是不是有话要说,我考虑了一下,说了声“没有”,立刻就被带出了法庭。

冷漠。

现实中没有任何东西允许我去享受这种奇遇,所有的一切都禁止我作此非分之举,那无情的机制牢牢地把我掌握在手中。

读了一大半,到进入审判阶段之前,并没有觉得主角的行为和心理有多么过分异常。可能是因为我的看法与常人不同?可能我是个局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