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睡前看了会书,精要主义。比较讽刺的是,昨晚看的那一节,讲的是人要有充足睡眠。

早上要去社保局,不必太赶,所以出门前有时间做了杯拿铁喝。去社保局是白跑一趟,拿去的文件出了一点小问题,名字搞错了。

晚上下班没赶上办公室楼下的公交车,从眼前开过去了,不想再等下一班了,就坐了别的路线转了一次车。其实这个需要转车的路线更快些,不过通常因为自己懒得去转车,所以大部分时候就坐楼下的车。

下班那会,风很大。下了公交车在小公园里走了一段,天黑,风大,人迹罕至,走到半路感觉还真有点吓人。一直到快走出小公园才碰见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