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Jason Leung / Unsplash

2022 春节

春节 2022.02.02

去年就地过年,没有回老家,今年回了。

每年春节都几个不变的广泛讨论的主题:一是年味淡了,二是春晚难看,第三是红包。

鞭炮

「年」在变,人也在变。以前,除夕当晚要熬到十二点,这一天跟平时的作息时间不同,这个差异增加了一点点年味。现在「熬」字不适用了,过了十二点就去睡,可能还会琢磨一下,是不是还有点早。

今年比去年的年味大概又要淡不少,因为今年这小城也像大城市一样,不让放鞭炮了,以往是倡议不要燃放,今年是禁止了,并且像是来真的,听说有人因为售卖被抓了,普通人想买鞭炮都买不到。

往年除夕过了十二点之后,从那一刻起,鞭炮声集中爆发,之后就连绵不断。不好说今年会是什么情况,我不相信禁止燃放的规定能击败全城人的习俗。我对鞭炮声深恶痛绝,恨不得把所以放鞭炮的人都抓起来,除夕夜把大半个城的人都抓起来也无所谓。

多数人持观望态度,看别人放,自己就放。我担心最后崩不住,过了十二点又跟以前一样,噼里啪啦一直到天明。

实际情况比这好很多。过了十二点,在这小区里并没有出现集中的鞭炮声,过了一阵能听到远处零星的鞭炮声,还有消防车的声音,后来还有警笛声,听上去都挺远的。总体上比以前除夕夜安静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特意带回老家的降噪耳机没派上用场。

春晚

关于难看的春晚,请做一道选择题,是春晚无聊,还是「喷春晚难看」这件事更无聊?每年我都能看到对春晚千篇一律的差评,比如价值观有问题,强行煽情,陈词滥调……这些词我都看腻了,这些「评论家」们怎么不腻呢。

春晚节目单公布的时候,我看了两眼,心想,语言类节目可以通通不要,再看两眼,又想,歌舞类节目也不需要。所有节目都不需要有,网络上也不要再有对春晚的讨论,就当它不存在,岂不美哉。

微信红包

去年有一大堆装修公司的人打我电话,加我微信,我也被拉进好几个装修公司的微信群。

每当这些群里要发布什么消息—也就是广告—时,发布消息的人就会发红包。没过多久,在我心中微信红包和广告几乎划上了等号。

这种影响延续到了现在,春节期间,几乎所有微信群的红包我都没点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