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地过年

今年是头一次没有回老家,响应了政府的号召,就地过年。

以前过年时,从年三十晚上到初一下午,鞭炮声不断,尤其是刚过零点时,全城的放炮爱好者们争先恐后制造噪音和有毒气体。扛过这一波,勉强睡着,一大清早又会被鞭炮声吵醒。

今年没回老家,我期待能躲过这些噪声。结果并没有,除夕那天下午,就有人开始放炮了。当天我决定亡羊补牢,买个降噪耳机。来不及了,躲不过噪声最严重的除夕和初一两天。春晚快结束时,我想起来家里有个降噪耳机的「平替」,几年前刚住进来时,由于旁边的楼还在施工,我买了一小盒海绵耳塞,纯粹的物理隔音降噪。

春晚和鞭炮是春节气氛的代表。春晚和鞭炮是矛盾的,鞭炮声太大,让人根本听不清春晚的节目,只有不放炮时,才能正常地看节目。如果电影中无聊的时段被称为「尿点」,那春晚中的无聊时段可以叫「炮点」。听鞭炮声就知道了,春晚全程「炮点」。

在老家过年时,家长通常会说,大过年的不能生气、大过年的不能哭。今年不用听这种没有道理的话了,可以自由自在地发脾气,就很让人开心。

初一那天有好几部质量尚可的电影上映。最初《唐人街探案 3》票房一骑绝尘,现在《你好,李焕英》有超过它的趋势。这是个好事,说明电影质量和票房的关系还不是那么畸形,还不总是成反比。虽然这几部片子我一部也没看,但是我看过《唐人街探案 2》,那是部很闹腾的烂片,现在豆瓣上 3 比 2 的评分还要低不少,不及格了,一副标准的超级大烂片的样子。看来即便有长泽雅美也不行,有铃木保奈美还是不行。

《唐人街探案》系列跟过年的鞭炮有点像,吵闹、污染、一地垃圾,有人喜欢这股「年味」,也有人讨厌它。《刺杀小说家》和《人潮汹涌》挺可惜的,《刺杀小说家》本该像《流浪地球》那样收获几十亿票房,《人潮汹涌》票房甚至不如《熊出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