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教师节,我来回忆一下我的几位老师。还有印象的并不多了。

小学的老师们,我是不敢回忆了,一是我几乎不记得,二是我怕我记得的都是错的。如果非要写下一位,我印象中有位上了年纪非常严厉的语文老师,一头白色的短发。再让我想,是想不出来了。

我记得几位初中老师的性别,记得哪两个老师打过我,这两位老师分别是我初一和初三的班主任。有一件事我自认为记得挺清楚,某次期末考试期间,最后一天考生物,在这一天前的下午某节自习课,生物老师急匆匆进教室,告诉我们下面他要讲的内容一定要仔细听认真记,这一堂课比以往的复习都管用。第二天的试卷说明了老师没有骗我们,我不得不推测老师是事先拿到期末考试的题了。

我喜欢初中时的一位语文老师,教我们唱歌,既有“长亭外,古道边”,也有“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也会给我们讲披头士,还参加过学校的乒乓球赛。后来听说这位语文老师不再教课了,又去考了研究生,回来后去了教育局工作。

高中时的一位语文老师,教给了我们这样两句诗: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真事!

我很感谢语文老师让我背过那么多古诗词和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