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哲学,只看故事和八卦,感觉译文里仍然很多不通顺的句子,书中还有大量的破折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文和中文的语法不同,一个个词直译过来后懒得做调整或者不知道做调整。有些不通顺的句子还能勉强看明白,有些就让人看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随便摘出两个句子:

没有人比维特根斯坦更真诚, 或更无妨碍真理的虚假礼貌;

在那项工作中并无我的哲学冲动的真正至关重要的满足, 哲学失去了对我的把持。

这本书原名叫 The Duty of Genius,被翻译成《天才之为责任》,也是够拗口。

虽然书的内容涉及到晦涩的哲学,也不必刻意把所有内容都往拗口和难懂的方向整吧,何况像上面例子里的“难懂”根本就是表达混乱造成的。